欢。

喻黄叶蓝周江方王不逆不拆谢谢


雷周翔周叶喻王【王喻】叶黄【黄叶】以及任何all向和叶受。
微量伞修江周可以接受。【看得时候自动屏蔽】

【喻黄】原来你也喜欢我啊


祝黄少天十八岁生日快乐!
你永远都是蓝雨最锋利的剑刃!

文渣轻喷谢谢。

      黄少天喜欢喻文州这件事众所周知。尽管黄少天是个著名的机会主义者,赛场上冷血的剑客,但是在感情这方面上,黄少天还是差得有点远。

      每次队长凑自己一笑都脸红真是丢脸。黄少天看着电脑显示屏默默地想,不经意间又想起喻文州的笑容,顿时一股燥热蔓延全身,脸连带着耳根都红了。

       “黄少,你的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发烧了?”旁边卢瀚文注意到了,戳了戳黄少天的胳膊问道。

      黄少天摸了一下微热的脸,有些心虚,但转眼一想小卢是问自己发烧没,发烧?当然没有啊。于是他头也没扭,十分淡定地回答:“没有啊。”

        “那你的脸怎么突然红了......”卢瀚文疑惑。

       宋晓:“咳......”

       徐景熙:“咳......”

       李远:“咳......”

        “压力山大啊小卢,走,陪我去买个东西。”郑轩站起身,拉起小卢的手就向外跑。谁料刚出来没多久,迎面走来了手里拿着一叠战队资料的喻文州。

       “你们这是要去哪?”喻文州问道。

       “压力山大啊队长,我就是和小卢出去买个东西而已。”郑轩说完还晃了晃身旁的卢瀚文,“小卢,你说是不是啊?”

       “是啊,郑轩让我陪他出去买个东西。哦对了!队长,黄少好像发烧了,脸突然特别红,是不是最近训练有点......”卢瀚文话还没有说完嘴巴就被一只手死死捂住。

       “咳,其实黄少也只是脸有点热,估计是屋里太热的缘故吧。”郑轩越说越心虚,心里暗暗叫着压力山大,“那个啥,队长,我和小卢先过去了啊。”说完也不等喻文州反应过来就拉着卢瀚文风一般的跑得没影了。

       少天,生病了?喻文文扭头目送着郑轩的背影蹙眉,怎么不照顾好自己,暗暗叹了口气,走进蓝雨训练室。

       “队长。”徐景熙站起身,“小卢和郑轩刚刚去......”

       “我知道。”喻文州打断徐景熙的话,“刚刚我碰见了。不过听郑轩说咱们训练室有点热?”

      “......是有点。”徐景熙干笑着回答,讲真训练室真的一点都不热,只是暖气开着让训练室暖和了点。

      “既然这样,李远,去把热气关了。”喻文州脸上带着官方笑容,笑得让人不寒而栗。

      “那个啥,队长,其实吧我们不热,真的,刚刚说热是因为暖气开着呢。”李远一听喻文州让他关暖气,立马反驳徐景熙说得话,开玩笑,这大冬天的没暖气能活吗!

       “所以说少天这是生病了?”喻文州看了眼脸红的黄少天,仍是一脸微笑。

       “谁说本剑圣生病了?!!!本剑圣身体好着呢眼不花耳不聋的怎么会生病?!!!队长你别听他们胡扯!!!”黄少天一听,赶忙站起身给自己争辩。

      “哦?这样啊。”喻文州含笑的眼眸直视黄少天,由于两人身高只差两公分的缘故,黄少天能清楚看见喻文州眼里繁星闪烁。

       这....队长笑得也太犯规了吧!黄少天感觉自己的脸又红了些。

       “是...是啊,队长你别总是听郑轩那家伙胡扯,那家伙一天到晚的喊着压力山大,鬼知道他哪来的压力山大,你看他是不是最近训练太少了要不要再给他额外加点?”黄少天跟喻文州对视,尽管心里蹦蹦直跳,但脸上仍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垃圾话还是一如既往的多。

     “少天,额外训练这事郑轩倒不用。”喻文州脸上的笑容欲加灿烂,还伸手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至于你啊,要不加点额外训练?”

       黄少天:????不对啊怎么变成我额外训练了!
     

      夕阳西下,湛蓝的天空被一抹残留的红霞渲染得艳丽。黄少天木愣愣地盯着红霞发起了呆,身旁的喻文州有许不满的皱了皱眉,冷不丁地拍了下黄少天,结果吓得黄少天一个哆嗦。

       “队..队长怎么了?”

       “少天似乎是忘记今天的额外训练了。”喻文州好心地提醒。

        “......咳,队长今天额外训练那件事不是你开的玩笑吗!!!!”黄少天抓狂。

         “呵呵,怎么可能。”

          黄少天:这个队长一定是假的一定是!我的好队长怎么会忍心让我额外训练!
         

      “少天。”正在玩手机的喻文州突然出声叫黄少天一下。

      “嗯?队长怎么了叫我有什么事?”黄少天将视线从电脑显示屏上移开,疑惑地看向喻文州。

      “没事。”喻文州笑了笑,笑容温柔得如同春风拂面,“只是刚刚听说了少天喜欢我?”

       由于消息来的太突然劲爆,以至于像黄少天这样一向能保持镇静理智的人给吓得支吾半天也说不出所以。

      “哈哈队长你这是听谁说的,这一看就是造谣再说了两个大男人的咋可能.....”黄少天准备打个哈哈过去。

      “少天。”喻文州的脸上阴郁严肃取代了平日温和的笑容,“我希望你能给我说实话。”说着就将手机递给了黄少天。

        妈的这该咋办?要不等会跟队长说他们是嫉妒我才故意说的?黄少天接过手机,有些忐忑的划亮手机屏幕,映入眼帘的是一行大字。

      本人喜欢上自家队长但是由于性别等原因不能告白该怎么办!在线等急!

      这...貌似是自己好早之前发的一个帖子了,队长是怎么找到的。等等,最关键的问题不应该是队长怎么知道这是他发的帖子!!

      黄少天低头死盯着手机屏幕,大脑一片空白,唯一做出的反应只是茫然当手机屏幕灰暗时将其划亮。

      喻文州见状叹了口气,拿过手机划了几下后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意示他抬头。

      黄少天下意识得抬起头,看着手机屏幕上的一行字。

      勇敢地去告白吧,他可能也喜欢你。

      喻文州在黄少天愣神的片刻俯身在他的额头落下一吻后,低笑着伸手抱住,“少天,我喜欢你。”


      end.

          少天生日快乐~
      
    
     
      
     
      
      

       
    
      
       

【附加遗产】洛羿x温小辉

[文渣求轻喷quq]

     “老公--”温小辉拉长音调,手抱着平板似箭舨得向正在用电脑办公的洛羿冲去。
     洛羿老早就计算好了温小辉的精准位置,转个身展开胳膊让温小辉撞入他的胸膛并将他牢牢抱住。见温小辉有些吃力的想推开自己,眼神暗了暗,加大了力度抱住温小辉。
     “洛羿!快放开我!我快喘不过气了啊!”温小辉气得直瞪眼,他感觉自己快被洛羿给勒死了。
      “小辉哥,什么事?”洛羿松开了他,故作无辜得抬了抬手意识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温小辉气得牙痒痒的,他就知道洛羿这是装的。至于演技,温小辉恨不得去给他颁个奥斯克演员奖
      “洛羿,我看上这个包了,给我买。”温小辉毫不客气地划开手机,随手指着最贵的手提包
     “好。”洛羿眼睛都没眨一下,也没有看屏幕,只是静静地盯着温小辉,眼底的宠溺像要溢出来似的。
     温小辉原以为已经习惯了洛羿是土豪这一观念,但当听见洛羿说好的那一瞬间,他顿时感到很幸福,这样完美的人居然是属于他的。
     “小辉哥,这个包配你有点土,我给你选选。”洛羿伸手拿过温小辉的手机,修长且骨骼分明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划了几下,眼神专注得让人不忍心打扰。
      洛羿找了大概一分钟,他将手机递给了温小辉,“小辉哥,你看购物栏里有你喜欢的吗?”
      温小辉下意识地看过去,眼睛瞬间直了,凑到洛羿脸上狠狠地啵了一口,“老公真棒。”
       洛羿低头看着温小辉红嫩的嘴唇,喉结动了动,“小辉哥......”慢慢展开双臂俯身将温小辉困在里面,舔了舔自己干燥的唇角,眼里的炽热取代了之前的平静。
      温小辉眨了眨眼睛,一下得蹦到了洛羿身上,隔着衣服摸了摸洛羿的八块腹肌,嘴里啧啧称赞,“洛羿你的身材真好,啧啧,八块腹肌摸着就是不一样。”
      “小辉哥....”洛羿哑着嗓子,觉得自己身上一阵燥热,快要把持不住了。
      “那我们就在这?”温小辉撇撇嘴,“等会儿,我去换件衣服。”说着就似箭般的向卧室冲去。
      洛羿无奈地摇了摇头,只好坐在椅子上老老实实得等。
      “当当当!”温小辉猛地从卧室里跳了出来,展开双臂脸上笑容灿烂。
       “小辉哥。”洛羿站起来,眼底划过一丝诧异。
       “怎么?搞得没见过我穿女装似的。”温小辉撇了撇嘴,有些不高兴了地卷起一缕假发,“我穿女装不好看啊?”
        洛羿眼底含笑,大步走过去将温小辉搂入怀中,低头凑到他的耳边低声道:“好看。小辉哥穿什么都好看。”
       洛羿清朗干净的声音连带着呼出的温热气体传进温小辉耳内,拨动着他的心弦,为本就暧昧的气氛添加了一分基情,更是弄得温小辉耳朵痒痒的。
       温小辉兴奋了起来,回头亲了洛羿一口,“老公的嘴就是甜。”
       洛羿摸了摸被温小辉亲过的脸颊,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小辉哥,还有更甜的你要不要尝尝啊......”
     
end。
     
     
     
 

【喻黄】

   [头一次发文quq]

   多年之后每当喻文州回忆起在蓝雨训练营与黄少天相遇的情景时深邃的眸子里则满是温柔,宠溺地刮了刮自家副队微红的小脸,笑着说,“当初的少天真是并不是很待见我啊。”

    那年的喻文州也不过刚满十五岁。刚满十五的少年有了自己的主见,耐心且认真跟父母交代完自己未来的打算后,辍学来到了蓝雨训练营。
    当时的蓝雨训练营里有个天之骄子,叫黄少天。据说是蓝雨战队队长魏琛专门从网游里弄过来的。能让战队队长亲自出面的人绝不一般,而黄少天也没有辜负众人对他的期望,每次比赛的第一名都是由他收入囊中。但要说黄少天是整个蓝雨的未来和希望,那喻文州只不过是个普通平凡甚至不入人眼的手残。尽管每次名次垫底但都幸运地没有被淘汰掉。“他的运气不错。”这是众多人对他的评价。
    喻文州和黄少天就像是两条平行线,笔直且不相交。尽管两人是在一个训练营,但身为天之骄子的黄少天身边通常是挤满了人,再加上他的性格开朗活泼,身边的小伙伴们渐渐地与黄少天形成了个小集体,一起训练一起吃饭一起玩。换句话说就是,黄少天从来没有落单过。而喻文州尽管性子不错,和任何人都相处得来,但由于手残这一设定还是被不少人私下嘲笑挖苦过。渐渐地,喻文州也习惯了一人独行。
    两人的第一次接触是在训练营观看百花vs蓝雨比赛时。蓝雨战队队长魏琛和副队方世镜被百花战队的孙哲平两人用繁花血景压制得死死的,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力。训练营的少年们都是攥紧拳头,死盯着大屏幕上已经残血的索克萨尔。一定要赢啊。这是此时所有人的心里话。但奇迹终究还是没有眷顾到蓝雨,魏琛的索克萨尔倒下,比赛的胜负已经没有了悬念。百花战队胜利。
    所有人都沉默了,因为他们战队的队长,他们的支柱刚才被打倒了。“我靠魏老大到底在搞什么怎么这么快就输了?!”黄少天打破了这片沉默,挤到前面死盯着屏幕上的荣耀两字,但这不是属于蓝雨的荣耀。
   “魏队被压制了。”喻文州出声说。
   “哦?那吊车尾有什么高见?”黄少天不怒反笑,话语带满了讽刺。
   “百花战队打乱了魏队的阵型,导致魏队他们无法配合只能被一个个地压制。但要是配合或着有个强攻职业在场,那结果或许会发生变化。所以蓝雨需要一个人在场,需要少天在场。”喻文州认真地回答了黄少天。

    回想到当年,黄少天笑着对喻文州说,“队长你怎么料事这么准啊你看果然我一在场咱们蓝雨就拿到了一个冠军。”
     喻文州搂紧了怀里的黄少天,温柔地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吻后眯着眼笑了,“因为少天一直都是很优秀啊。”

end。

[巨短,我编不下去了就完结了别打我qnq]
    艾特唯一的好友qwq @今天的橼苑蓉更新了吗?